軍旅作家王昆筆下的“最強利刃”與特戰往事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林琳 王琛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6-17 16:55

“地獄”訓練,宿舍被投催淚瓦斯

機槍聲“噠噠噠……”打破了天地間的寧靜。爆炸聲、呼救聲隨后此起彼伏。我覺得自己快被掀翻了,想睜眼但一時睜不開。

一股嗆人的味道,異常辛辣,這是催淚瓦斯!跳下床,我抓著靴子就往外跑。人群號叫著向外沖去。室外,教官們正拿著高壓水槍猛沖過來:“到訓練場去,小動物們!記住!以后這就是你們的特別起床號!”

野戰生存,教官令他生吃活魚

我們排好隊站在岸邊,我捉的那條草魚大約有2斤多重。我隱約知道,這絕對不是個好兆頭。教官在我們面前巡視了一圈,然后指令一名隊員下水為他捉上來一條,我們更加不安起來。

教官把魚在我們眼前晃了晃,然后放在了嘴里,隨即我聽見尖利的咀嚼聲,而魚的尾巴還在甩動。血水,順著教官的嘴角流了下來,而我們也都開始舉起了自己手里的魚……

違反紀律,換來的雪夜“裸奔”

元旦夜,大雪紛飛,隊長老葛在一樓值班。我們三十幾個人靠著一條舊床單,從二樓衛生間窗戶魚貫而出,準備外面去宵夜。剛剛走到大門口,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黑暗里傳來:樓前集合。

到了樓前,老葛摁亮燈光:“除了內褲,全部脫光,包括鞋襪!”然后他讓通信員把三輪摩托推過來,噗嗤一腳發動后跨上去,一邊大聲說:“目的地:射擊訓練場;方式:‘裸體’越野,開始!”一路上,盡管大家都凍得哆嗦不止,但他們仍不忘取笑我:那一天,我穿的是一個花內褲……

在長篇軍事作品《終極獵人》和《我的特戰往事》里,這樣酣暢淋漓的場面隨處可見。

盡管文字可能沒有那么優美,但讀起來卻別有一番風味。作者王昆,履歷不凡:擔任過偵察班長、特戰排長、副連長、偵察船長、指導員、登陸艇長等職務,多次在重大軍事任務中執行高空跳傘、野戰生存、三角翼飛行、渡海登島演習等任務。近兩年,他還參加了援疆援藏等重要任務。這些經歷,塑造了王昆獨特的軍人氣質,也成就了他血性滿滿的作品風格。

王昆參加捕俘訓練。

特戰故事寫作,緣于王昆在特種部隊當排長期間的一次跳傘經歷。當時,為錘煉官兵的實戰能力,部隊針對一些高危科目訓練會專門挑選復雜氣候展開。有一次,直升機升空不久就遇到了惡劣天氣,直升機在強風影響下開始跌跌撞撞地橫飛起來,這對傘兵心理素質構成了極大的挑戰。

“風越來越大,飛機需要盡快返場,快跳吧!”駕駛員一邊努力地操控飛機,一邊對著機艙內的教練說到。

“跳!”教練站在打開的艙門處,督導傘兵們一個個秩序出艙。突然,一個發懵了的新兵竟然在沒有掛好開傘繩的情況下就直接掉了下去。經驗豐富的教練縱身躍出,在低空時終于趕上新兵,幫他拉開了引導傘。戰士得救了,但因距離地面太近,教練的傘幾乎在落地瞬間才完全打開,這也導致教練雙腿6處骨折,一條左腿斷成3截。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王昆在心靈上受到極大震撼,并因此開啟了他的特戰題材寫作之路。

今年2月,《十月》雜志刊發了王昆作品《六號哨位》。這篇作品以邊境自衛反擊戰為背景,講述了“八一勛章”獲得者韋昌進的光輝戰斗經歷。在創作過程中,為獲得第一手資料,王昆多方求證、勾連點面,從心理描寫到人物經歷再到戰場形勢,盡可能還原了當時的歷史場景,生動刻畫了一個戰斗英雄的成長軌跡。我們摘抄了其中一個經典情節,以饗讀者——

韋昌進走在前面,吳冬梅走在后面。韋昌進剛剛走到哨位門口,一發炮彈“咚”地打在溶洞正面的大石板上。韋昌進頭上的鋼盔嗡地一聲飛走了,隨后被炮彈氣浪重重摔進了溶洞里的地面上。不知過了多久,韋昌進醒了過來。他摸索了一會,右手找到了槍,艱難地爬起來。剛一站穩,一個黑影像面部飛來,韋昌進趕緊抬手捂擋,但是晚了,他的手捂住了掛在臉上的一個肉團子,還澀澀的沾滿了沙土。韋昌進以為是臉上的肉被彈片削掉了。就順手往下一拽,想把它撤掉。但是他感覺眼窩空蕩蕩的,才意識到他拽著的是個眼珠子,韋昌進趕忙摸索著把肉團子塞進眼窩。

洞口還能進人,被氣浪沖暈了的吳冬梅醒來后迅速扒開洞口,并取出急救包為韋昌進包扎。這個時候,外面的成玉山又在高喊:快點呼叫炮火!快點把手榴彈搬過來!

這時,又一發炮彈瞬間飛來。炮彈炸塌了溶洞上方前伸的巨石。一陣稀拉嘩啦的動靜之后,洞口被徹底封死了。

……

最近,王昆的最新作品集《絕非兵家常事》業已付梓,將由濟南出版社出版發行。這是王昆在特戰題材領域里的又一次青春沖鋒,對于特種兵迷們來說,相信也將是非常值得一讀的特戰體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