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勵+,給“強軍一代”加什么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通化 王衛東 楊永剛 高明俊責任編輯:楊帆
2019-05-23 03:29

這是一支年輕的導彈部隊。年輕,不僅僅體現在這支部隊的組建時間上。年輕,更多時候體現在這支部隊官兵蓬勃向上、活力四射的氣質上。在火箭軍某導彈旅采訪調研,記者時刻感受著一種“年輕的氣場”。

年輕的氣場如何塑造?奮斗的活力從哪里來?追根溯源,該旅廣泛開展的賞識教育功不可沒。

作為深化主題教育的一個新課題新實踐,這場結合官兵成分結構、價值取向、行為方式,針對官兵關系新情況新特點而發起的賞識教育活動,激勵著“強軍一代”的斗志豪情,催生著“強軍有我”的使命擔當。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激勵+,給“強軍一代”加什么

——火箭軍某導彈旅開展賞識教育激發官兵奮斗活力新聞調查

■解放軍報記者 王通化 王衛東 特約記者 楊永剛 高明俊

火箭軍某導彈旅轉戰大漠戈壁,組織夜間實彈發射。 翟文傳攝

這是一支年輕的導彈部隊。

年輕,不僅僅體現在這支部隊的組建時間上。

年輕,更多時候體現在這支部隊官兵蓬勃向上、活力四射的氣質上。

在火箭軍某導彈旅采訪調研,記者時刻感受著一種“年輕的氣場”。

這是一股朝氣——受領任務加油快干,聽到號令跑步前進,沙場礪劍不懼艱難……細數該旅組建以來榮立二等功以上的官兵,立功時平均年齡不到30歲。

這是一股銳氣——創新訓法樂此不疲,學習充電如饑似渴,任務攻關晝夜奮戰……在他們手中誕生的上百項革新成果全部轉化為戰斗力。

這是一股士氣——高原戈壁亮劍九天,白山黑水對決藍軍,南國密林枕戈待旦……他們日夜兼程,在短時間內實現獨立發射、隨時待戰等目標。

年輕的氣場如何塑造?奮斗的活力從哪里來?追根溯源,該旅廣泛開展的賞識教育功不可沒。

作為深化主題教育的一個新課題新實踐,這場結合官兵成分結構、價值取向、行為方式,針對官兵關系新情況新特點而發起的賞識教育活動,激勵著“強軍一代”的斗志豪情,催生著“強軍有我”的使命擔當。

話題1:你認識你的兵嗎

賞識教育,本質上是一場價值發現

●破解時代新課題,不妨在回歸傳統中尋找鑰匙

●無論到什么時候,知兵都是帶兵人的必修課

“你認識你的兵嗎?”

在火箭軍某導彈旅,政委的這一問,讓很多帶兵骨干出乎意料。誰都沒想到,該旅開展賞識教育的第一課,是從“密切官兵關系教育”開始的。

更讓不少人沒想到的是,“密切官兵關系教育”居然貫穿賞識教育的全過程,“原以為只是前奏,沒想到卻是重頭戲”。

“密切官兵關系教育”為什么成了賞識教育的第一課和常設課?政委又為何有此一問?

“我們正在迎來全新的一代官兵。” 該旅領導說,從2017年開始,生在新世紀、長于新時代的“00后”開始來到軍營。如今在營連,是“95后”的連排干部帶著“00后”的兵。

這場新時代的“遇見”,正為帶兵人帶來一個個新課題——

“網生代”“二次元”“拇指一族”……具有鮮明網絡時代特征的新生代來到軍營,既為部隊注入了新鮮血液,又帶來了不一樣的思想觀念、價值取向、行為方式和興趣列表。

時代列車飛馳而來,我們帶兵育人的方式如何跟上“網生代”的新需求?傳統的“知兵錄”如何能解開現實的“表情包”?

視線所及,此番憂思絕非杞人憂天,種種現象也絕非哪一個單位所獨有——

有的帶兵人看不懂“網生代”的“新世界”、看不慣他們的“新行為”、看不清他們的“新表情”;有的帶兵人對戰士花名冊“一口清”,對戰士的“心電圖”卻“猜不透”;有的帶兵人對戰士“不打不罵也不愛”,很難融進戰士的“朋友圈”……

憂思之深的背后,是帶兵育人的使命之重。

站在新時代的門檻上矚望未來,按照黨的十九大標定的醒目路標,新一代軍人進入“沖鋒時刻”。以“95后”“00后”為代表的新生代官兵,生命黃金時期覆蓋“兩個一百年”戰略目標。

“他們注定是強軍一代。”該旅黨委認為,如何培育好他們,不僅是帶兵人的現實課題,更是一支軍隊的時代命題。

“賞識教育,‘賞’只是表,‘識’才是里。” 從某種意義上說,火箭軍某導彈旅開展的賞識教育,是從一個個帶兵人對兵的真正認識和重新發現開始的。不少帶兵骨干,也正是從一次次嘗到“發現士兵”的甜頭中,開始理解政委那番話的深意。

賞識教育,本質上是一場價值發現。而這個“發現”新課題,其實是“知兵”老話題。

在該旅領導看來,很多時候,破解時代新課題,不妨從回歸傳統中尋找鑰匙——“比如,無論到什么時候,知兵都是帶兵人的必修課。”

話題2:你相信你的兵嗎

有什么樣的目光,就有什么樣的成長

●賞識是有溫度的,蘊含著語言和行動疊加的真愛

●賞識不是單向的,集聚著信任和尊重相交的能量

“戰友們看我的眼神都變了!”

站在發射四營政治教育的課堂上,上等兵屈志動情地分享著自己的成長故事。

剛到部隊時,屈志找不到存在感,迷茫的他動不動就想掄拳頭;學專業他也靜不下心,成績經常排倒數。在戰友異樣的目光里,他自嘲是“多余人”……

一次體能訓練,教導員郭利軍發現了屈志的體育特長。那天,他給屈志下了一道特別的命令:“旅里馬上舉行軍體大比武,你報名參加,爭取拿個大獎回來!”

屈志一臉疑惑:“教導員,你相信我能行?”

“我相信你能行!”比武那天,郭利軍帶著全營為他助威。屈志不負眾望,一舉拿下鐵人十項第二名!

“原來自己并非一無是處!”從那以后,屈志重新苦學專業,2次獲得“精武之星”,并立志在部隊長干下去。

“我永遠忘不了教導員信任我的眼神!”那天,屈志用這句話結束了自己的分享。

聽到這句話,郭利軍感動不已,也感慨不已:“有什么樣的目光,就有什么樣的成長。你以怎樣的目光看你的兵,你的兵便怎樣。”

“就像每棵莊稼都渴望成長一樣,每個兵都想成為好兵。”該旅旅長說,“問題是,作為帶兵人,你相信你的兵會成為好兵嗎?”

“你相信你的兵嗎?”旅長的這一問,和政委“你認識你的兵嗎”那一問一樣,叩問的是一個同樣重大的現實課題。

相信二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并不容易。為什么有些單位會出現層層寫保證作承諾、層層連帶追責的現象?本質上是——不相信;為什么有些帶兵人把“層層傳導壓力”等同于“層層加大壓力”?本質上還是——不相信。

因為不相信“你的兵能行”,所以就把“問題導向、問題倒逼”等同于“只講問題、不講成績”;因為不相信“你的兵能行”,所以有的連務會、班務會開成了“批斗會”……一位戰士坦言:“不怕苦不怕累,就怕領導不認可。有時候領導一個冰冷的眼神,感覺就能殺死人。”

“戰士,有時候就想得到帶兵人的認可,就像孩子想得到父母的肯定一樣。”在該旅領導眼里,賞識是有溫度的,絕不僅僅是一種形式和程序,更不能依賴各種各樣的排行榜,它蘊含著帶兵人對兵語言和行動疊加的真愛;賞識也不是單向的輸出,而是集聚著帶兵人與兵信任和尊重相交的能量。

“如果人對世界的關系是一種人的關系,那么你就只能用愛來交換愛,只能用信任來交換信任;如果你想感化別人,那你就必須是一個實際上能鼓舞和推動別人前進的人。”郭利軍把這句話抄在筆記本上,時刻提醒自己——

再差的戰士身上也有優點,帶兵育人是為了塑造人、成就人,是為了不斷證明“我的兵能行”,而不是反復證明“我的兵不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