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追夢人 聽聽南沙首批上礁女兵的心里話

來源:學習軍團作者:林軍 遇際坤 趙建責任編輯:喬楠楠
2019-06-07 22:58

【學習軍團按】

又是一年端午節,軍團給全軍官兵送去誠摯的節日祝福。

每逢佳節,依然有許多官兵堅守在戰位。今天,我們把視野投向一群遠在南沙群島的年輕女兵,她們正像往常一樣守衛在祖國的南大門。就讓我們一起走進她們的世界,感受她們閃光的青春年華。

南沙群島 張千攝 來源:網絡

端午的永暑礁上,像往日一樣忙碌。通信機房內,端坐著一排年輕的女兵。徐文文全神貫注,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機上業務,卻令她分明感到肩上的責任更重了。因為這是她接替老班長譚飛的職務,第一次以通訊班長的身份帶領全班在節日中進行戰備值班。

這對曾經在永暑礁并肩戰斗的姐妹,是當之無愧的南沙女兵"代言人",聆聽她們一起奮斗的故事,就能感受到這份綻放在南中國海的美麗和堅強。

譚飛和徐文文手持南沙太陽花

2017年12月,正值三亞一年當中最舒適的時節。“走吧,去南沙!”入伍8年的女兵譚飛呼喚著自己的好姐妹徐文文。盡管聽說那里高溫高濕高輻射,但她們踏上南沙的決心一如8年前參軍入伍時那樣堅決。2018年1月,這一對姐妹花一同選調到永暑礁,乘坐軍艦朝著自己心中的神圣熱土進發,同戰友們一起成為南沙首批上礁的通訊女兵。

南沙女軍人高擎國旗,整齊行進在礁盤上

永暑礁,烈日炙烤,潮濕炎熱。這兩個北方姑娘雖然上礁之前信心滿懷,但還是低估了南沙惡劣的自然條件。潮濕的海風每天吹得女兵們頭腦發昏,強烈的紫外線讓她們白凈的皮膚變黑脫皮……“生命里有了戍礁衛國的經歷,一輩子都值得驕傲!所以我們必須要無條件適應!”作為軍人,她們無悔選擇了堅守,兩顆年輕的心緊緊連在一起,共同編織放飛“南沙夢”。

手捧太陽花的南沙女軍人

身為班長和副班長的譚飛、徐文文每天帶領大家天不亮就開始進行戰術訓練,晚點名前再組織一次體能加練。這樣一是為了避開太陽輻射最強烈的時間段可能引發的中暑,二是通過每天和南沙島礁環境做著最“親密”的接觸,將身體機能迅速提升,以適應這一環境變化。

一朵朵“南沙女兵之花”,在這一對姐妹的“培育”下,臉龐曬黑了,但心頭卻更敞亮了。“臉曬黑了還能調理恢復過來,但是我們女兵身上的軍味戰味如果不錘煉,臉再好看也只是花瓶罷了。”徐文文和譚飛對此早有共識。

女兵譚飛正在接收傳真電報

譚飛和徐文文既是班長、副班長,又是報務專業和話務專業的負責人。“我們女兵上礁就是要挑起守衛神圣領土的重擔,一點不能比男兵差。”雖然話是這么說,但真正要在南沙島礁上實際操練起來,對于女兵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女兵們在經過前期短暫的適應性訓練后,就進入了工作崗位。由于專業水平參差不齊,工作環境變化較大,人員相互不熟悉,再加上工作前后銜接不暢,導致初期開展工作很是困難。

女兵譚飛和戰友們進行業務交流

為了改變這一現狀,把女兵班建成一支精干的通信隊伍,班長譚飛開始帶頭學習專業,每天加班加點背誦通信號碼,熟練業務操作。在每天的集中學習中,譚飛收集整理了5萬多字的業務資料。

“打鐵還需自身硬”,作為副班長的徐文文也絲毫不敢松懈,為了配合好班長的工作,盡早把隊伍帶起來,話務專業的她利用課余時間學習了報務專業,經過努力已經具備了報務基礎值班的能力。

女兵譚飛在專業訓練中

譚飛和徐文文還結合女兵班實際,科學制定訓練計劃,組織大家加班加點學習專業。那段時間,她們除了吃飯、睡覺,每天面對的就是電話號碼和鍵盤。為了方便背記,大家把內容制成記憶卡、口袋書,隨時隨地、見縫插針搞好背記,許多女兵夢中想的都是電話號碼。憑著大家的不懈努力,短短一個月時間,女兵通信班已經初步達到了崗位值班的各項要求。

南沙女軍人海邊眺望

不知不覺,來南沙已經有一年多時間,姐妹倆累計守礁時間已經突破10個月,出色完成了一項項通信話務及報務值班保障任務。盡管繁忙的工作讓她們很多時候無暇顧及南沙的美景,可作為年輕的女孩,她們的心底依然充盈著浪漫和柔情。

南沙女軍人行進在礁盤上

去年4月的一天,正值徐文文30歲生日,班長譚飛早早爬起來拉著她說,“上礁這么久,每天都忙著訓練。今天是你生日,咱們一起去海邊看日出吧!”伴隨著光芒一點點從海天之間泛起,海風輕撫過姐妹倆的臉頰,暖暖的光韻淡淡灑在她們的海洋迷彩服上,仿佛兩只可愛的熱帶魚游弋于南海之畔。她們靚麗的身影追逐著日出,同樣也追逐著海藍色的夢想。

南沙女軍人眺望遠方,展望未來

南沙的青春之夢,永遠有新的篇章等著后來人書寫。今年年初,譚飛離開了她熟悉的永暑礁,奔赴美濟礁“開辟新的陣地”。而留在永暑礁的徐文文今年也順利升任班長,接替自己好姐妹的重任,帶領女兵班繼續前進!

攝影: 喬宇飛 蘇夢奇 張超 王宏牧

(學習軍團·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