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群人在祖國的南海為你堅守著

來源:央廣軍事作者:彭洪霞 李悅 肖炬鵬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6-11 23:49

中建島的兵

初見張孝偉,你特別容易被他的眼睛所吸引,黝黑的臉上嵌著一對圓圓的眼睛,看起來特別有神,但又總是紅紅的,布滿了血絲。

中建島雷達兵張孝偉

張孝偉是中建島上的雷達兵,他的崗位也是這座島的“眼睛”。在島上當兵14年,對張孝偉來說,特殊的邊情時刻提醒著他,自己置身真正的海防一線。“提高警惕,保衛祖國”八個大字,刻在中建島大門的兩側,張孝偉和戰友們都明白:上了中建島就是上了前線!

張孝偉晚上通常只睡兩三個小時,身為中建島第一任士官長,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習慣到各個值班站位上轉一轉。“凌晨兩點到五點是人最困的時候,往往這段時間最容易發生情況。”

雖然地處海上,但張孝偉深知,中建島這個地方不存在絕對的安靜。“我剛上島的那幾年,敵人經常來騷擾,那時候我們都是背著實彈在碼頭吃飯。”

“提高警惕,保衛祖國”八個大字刻在中建島大門的兩側

張孝偉是2006年3月來到中建島的。新兵下連前,他在石島上一個雷達站學習雷達專業,在20多個同年兵中,張孝偉專業成績始終排第一。

為了練精業務,張孝偉每天在值班室練習標圖計算。“當時有兩個兵齡比我長的老班長特別討厭我,因為我只要看到他們兩個在休息,就叫他們來給我練測報。”一個給張孝偉削紅藍筆,另一個拿著測報的紙,不停地給張孝偉念位置,每天一練就是三個多小時。

教導員劉長文評價張孝偉“完美主義者,把什么事交給孝偉最放心。”上島14年,張孝偉歷經了4型裝備更新換代,張孝偉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裝備形成戰斗力。

“中建硬漢”張孝偉

在中建島流傳著兩個雷達兵為了摸透新裝備三個月不出值班室的,一個是郭丹陽,另一個就是張孝偉。為了摸透新裝備,他們在長達三個月的時間里,可以一直待在值班室里進行學習鉆研。

那年某新型裝備上島,一個月加裝完畢,次月第三天就是擔負戰備值班,不努力不拼搏肯定完成不了任務。

中建島雷達連班務會都是在值班室里開,戰士們整齊劃一地分兩排,坐在兩組機柜的中間過道。張孝偉說:“我們需要時時刻刻鉚在自己的崗位上,就像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24小時監控周邊海域,就是睡覺都要睜著眼睛、豎著耳朵。”

“機器發現目標比人迅速精準,但要判斷目標,還是需要人。”2015年4月的一天晚上,付思明和班長蔣修立正在島上巡邏。就在這時,值班信號臺在島的北側發現一堆燃燒物,懷疑有不明身份的人登島。

應急分隊迅速集結,隊長命令付思明和班長蔣修立抵近偵察。那時,付思明上島還不足20天,連槍都不會打。但憑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付思明和班長前出偵察。

“一開始是一股沖勁,但越接近目標,心里就越覺得恐懼,”走到路中間的時候,付思明腿開始打哆嗦。“那時候想了很多,想著如果我犧牲了怎么辦,我甚至還想到了我的父母。”

“轉念又一想,作為一個軍人就是要有慷慨赴死的決心,就算犧牲了那也是個英雄。”當這個年輕的戰士在完成一場極為復雜的內心活動,抱定犧牲的念頭后,他的內心變得沒有那么恐懼了。

接近目標后,付思明認真對現場進行了清查,發現原來只是一堆燒垃圾留下來的余火。雖然這次特情處置有驚無險,但付思明卻感覺,自己一夜之間成長了很多。

新兵下連時,付思明一心想著去海軍陸戰隊淬煉自己。新兵下連來到這片孤島,付思明內心深處常常涌出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沒有七分英雄膽,休上中建白沙灘!”相比海軍陸戰隊的殘酷訓練,中建島的訓練舒服不了多少。太陽將它全部的熱情都投射到這座小島上,上午10點左右,這里的氣溫就能飆升到四五十攝氏度,站在太陽下一動不動,渾身已經汗流浹背。

班組訓練

白沙灘上練硬功

為適應海島特殊環境作戰需要,中建島官兵借鑒海軍陸戰隊的訓練經驗,首創了一個特殊訓練項目――海練,付思明和戰友們在地表溫度50多度的沙灘上摸爬滾打,身上的皮曬脫了一層又一層;在灘武裝越野訓練,腿上綁著5公斤的沙袋;海中格斗訓練,全身不知被珊瑚礁劃破多少個傷口。

現在的付思明在島上有著“沙灘小王子”之稱,別人繞道跑一圈需要27分鐘,付思明只需要20分鐘,大家形容在沙灘上奔跑起來的付思明像個“狼人”。

經過在中建島四年的淬煉,付思明已經不執著于沒有去成海軍陸戰隊。他說:“一個軍人就是為國家盡責,守好咱們的島。”

新兵歐逸超接過前輩的槍 彭洪霞攝

和虎里虎氣的付思明相比,今年剛上島的大學生新兵歐逸超顯得有些書卷氣。這個軍醫的兒子在讀大學時決定到部隊來鍛煉自己。

和老班長們坐著軍艦或漁船上島,遭遇暈船之痛相比,歐逸超幸運了很多,他和同年新兵是坐著直升機來到中建島的。

從空中俯瞰中建島,歐逸超最大的感受就是震撼。“在一片大海之中突然冒出了一點白色,一個島礁獨自矗立在那里。當直升機慢慢靠近的時候,在南面的沙灘上我看到了‘祖國萬歲’四個大字,看得我熱血沸騰。”

海馬草種植而成的“祖國萬歲” 彭洪霞攝

適合在海島生存的海馬草 彭洪霞攝

中建島,遠離祖國大陸,為了表達對祖國的思念,守島官兵在訓練場用海馬草種出了60×40米的巨幅國旗,又在國旗下一隴一隴種出了“祖國萬歲”四個大字。

“祖國萬歲”四個字對從大陸初來島上的歐逸超來說,還很難體會她在駐島官兵內心的分量,直到有一次他成功處置了一次海上特情。

那是一個下午,海上風平浪靜,歐逸超像往常一樣在信號臺值班。突然,歐逸超發現在距離中建島的西南面大概30海里處有一個目標。歐逸超當即用民船識別系統,對該船進行識別查證。

這艘船一開始速度是二十節,接下來十八節,再接下來七八節,這引起了歐逸超的注意。“因為一艘船它跑得特別快,突然一下不動了,而且直挺挺地轉變航向向我們島附近靠來了,當時我就有警覺。”

歐逸超通過電臺用中文呼叫了該目標,沒有回復。接下來,歐逸超在民用船只識別系統看到了一條信息,讓他冒出了一身冷汗:這個船舶是一艘裝汽油的油船,狀態顯示為“失事”。

“如果一艘油船在我們國家海域附近沉沒,石油一旦傾入大海,對我們國家甚至在國際上都將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歐逸超精神高度緊張,持續用高頻對該船只喊話,詢問信息,但一直沒有回應。

新兵歐逸超 彭洪霞攝

“中文沒有回應,我就想是不是一艘外籍船只?”于是歐逸超用英文對它進行了喊話,有回復了!原來這是一艘外國船只,狀態之所以顯示為失事,是因為它的發動機出現了故障。

雖然這是一場有驚無險的事故,但經歷過這件事以后,讓歐逸超明白了軍人的價值和意義。“有時軍人可能沒有那么多槍炮、刀光劍影和硝煙,他更多時候所代表的是那種不被人所知的、看不見的守護,這才是軍人真正的意義。”

歐逸超說,當他拿起高頻話筒的時候,感覺到自己就是一個信使。“我發出去的聲音不僅僅是我們中建島的聲音,更是我們中國海軍的聲音,而且它還代表了我們中國的聲音,這個時候我就特別地自豪。”

射擊訓練

演練匕首操

夕陽下,中建島官兵在大堤上巡邏 彭洪霞攝

(央廣軍事·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