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千里征戰人未還——長征,散落的紅星》有感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陶 昱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06-18 02:48

硝煙散盡處的平凡贊歌

——讀《千里征戰人未還——長征,散落的紅星》

■陶 昱

我們在課本上讀到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或許對那些開國將帥印象深刻,卻不一定知道因傷病散落在長征路上的普通戰士。近日,我讀完《千里征戰人未還——長征,散落的紅星》(武漢出版社)一書后,不由思緒萬千。

作者湯華明是一名有著17年軍齡的老兵,轉業到武漢晚報社擔任記者。近13年里,他先后重走紅一、二、四方面軍及紅25軍的長征路和西路軍河西征戰路,行程超過6萬里,采訪健在老紅軍60多人、紅軍后代300多人并結冊成書,體現了一位老兵的責任與擔當。

本書講述的123名散落紅軍戰士的故事,其中有夫妻、母子、父子,還有一家八口、九口人一同長征。一路艱難困苦,九死一生。紅軍的堅貞不屈、堅忍不拔、堅定信念,淋漓盡致體現在他們身上。閃閃的紅星,曾經是紅軍頭頂的明顯標志。那些散落在沿途的紅軍,就像一顆顆散落的紅星,閃耀在兩萬五千里長征路上。

每一名紅軍戰士的散落、躲避、逃亡、生存……都有不一樣的艱難和曲折,或因負傷、或因疾病、或因被打散掉隊、或因兵敗被俘。

戰士王細佬15歲就參加紅軍,歷經反“圍剿”作戰、中央蘇區保衛戰。1934年12月中旬,中央紅軍一軍團經過城步縣、資源縣到達轉兵處的湖南通道縣時,王細佬因身體患病、極度虛弱無法行軍,被批準留在通道縣的溪口村,在一戶韋姓侗族人家里養病而結束長征。為躲避敵軍加害,改名韋堂成,民族成分也改成侗族。

有的戰士為不落入敵手當俘虜而選擇跳崖、吞針。女戰士李開英被惡狗咬傷,為不連累戰友何福祥、李文英,竟然吞鴉片而死。

《千里征戰人未還——長征,散落的紅星》看似在寫個人,實際在寫整個長征中的紅軍;看似在寫紅軍的英勇與頑強,實際在寫我黨、我軍的成長與壯大;看似在寫紅軍的歷史,實際也在寫奮進的今天和復興的未來。

讀完此書,我們更加明白紅軍為什么能戰勝強敵。首先,紅軍指戰員有堅定的信念和理想。紅軍指揮員中有不少家庭富裕、受過高等教育的將才,放棄高官厚祿、錦衣玉食,為讓天下窮人過上好日子而舍棄一切。誠然,紅軍戰士絕大部分出身貧苦,吃不飽、穿不暖的現象普遍存在。但是,他們當紅軍絕不僅僅是為了弄口飯吃。戰場上隨時都有犧牲,例如:1934年11月底,中央紅軍主力渡過湘江后,來不及轉移的新圩鄉和睦下立灣戰地救護所100多名傷病員,被當地土豪劣紳勾結反動武裝用棕繩捆綁后推下井中。假如沒有堅定的理想信念,怎能不懼犧牲?

其次,紅軍隊伍因為紀律嚴明,沿途經過縣城、村莊,對老百姓秋毫無犯,尊重當地風俗習慣,所以得到沿途百姓的大力支持。紅軍吃的飯菜、穿的衣服和鞋子、搭橋用的門板,很多都是老百姓無私提供的。尤其是紅軍作戰留下的傷員,當地百姓用心救助、治療、收養。湖南省汝城縣沙洲村朱蘭芳和妻子徐解秀雖然不是紅軍,但他們與紅軍戰士“半床棉被”的故事溫暖了中國80多年。還有郴州市,紅軍長征經過的時候,得到12萬斤糧食、近3萬雙草鞋,還有數千銀圓等錢物,留下的傷病員達412人。

第三,紅軍戰士有著不怕困難、克服險阻的堅強毅力。百歲老紅軍劉漢潤生前回憶:“西路軍經過的每一場戰斗都十分激烈,部隊在荒無人煙的地帶行軍打仗,吃喝穿困難重重。作為女兵就更艱難,不僅衣服穿得單薄,日夜挨凍,每當特殊生理期到來,行軍打仗中只得任憑褲子上血凍成冰。”

書中的紅軍戰士有的在生前得到一本散落證,領取過政府發放的生活補貼,更多的人則沒有等到這一天。他們的苦難、血淚已經湮滅在歷史長河中。紅軍營長李玉清因為受傷掉隊,“文革”期間被人懷疑是叛徒、是逃兵。村子里的孩子都不和他的孩子一起走,有人還喊出“逃兵的女兒、叛徒的孩子”。但不可否認,今日中國的富強和人民的幸福,有他們立下的不朽功勛;鮮艷的五星紅旗上,有他們濃重的一筆。他們是中華民族的鐵骨脊梁、真心英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