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年,四代村民共守英雄冢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 利 蘭善喜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9-06-18 06:27

1934年10月,國民黨設置了4道封鎖線阻擊中央紅軍。信豐、安遠至贛縣王母渡一線就是第一道封鎖線。以信豐桃江為天塹,南北長120多公里的弧形封鎖線,被廣東軍閥陳濟棠吹噓為“銅墻鐵壁,堅不可摧”。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江西信豐,長眠著長征路上犧牲的第一位紅軍師長洪超烈士。本報記者來到這里,緬懷革命先烈,尋訪感人故事——

八十五年,四代村民共守英雄冢

■解放軍報記者 陳 利 通訊員 蘭善喜

6月14日,出于都縣城一路向南,經130余公里的車程,記者來到中央紅軍長征第一仗所在地——江西省信豐縣。

1934年10月,國民黨設置了4道封鎖線阻擊中央紅軍。信豐、安遠至贛縣王母渡一線就是第一道封鎖線。以信豐桃江為天塹,南北長120多公里的弧形封鎖線,被廣東軍閥陳濟棠吹噓為“銅墻鐵壁,堅不可摧”。

21日上午,紅軍向封鎖線發起進攻。擔任前鋒的紅三軍團紅四師十團、十一團率先向位于信豐縣百石村地域的守敵發起攻擊,長征第一仗——百石戰斗就此打響。戰斗中,時任紅四師師長洪超親臨一線指揮,不幸中彈犧牲,年僅25歲。

此后幾天,紅軍將士經過英勇奮戰,先后在信豐縣境內的新田、金雞、古陂等地打垮了國民黨守軍。25日,紅軍渡過桃江,至此,紅軍勝利突破長征第一道封鎖線。

80多年過去了,在信豐縣新田鎮百石村,我們找到了那場戰斗的遺址。為了讓記者真切感受當年的戰斗場景,新田鎮百石村村委會主任曹小明帶著我們爬上了那座無名小山。

山不算高,路卻很陡峭。一條當年國民黨軍構筑的戰壕,從山腳蜿蜒向上,延伸至山頭的碉堡。曹小明向記者介紹:“紅軍從山腳往上攻,國民黨軍隊就守在山頂上,向下猛烈射擊。”

經過多年的雨水沖刷,殘破的戰壕已經變窄變淺許多,上面落滿了各種腐葉,腳一踩便陷下去一個坑。“小時候,我和同學經常到這里玩,戰壕四周散落有很多生銹的彈殼,每次我們都撿滿衣服口袋才肯下山。”聽著曹小明的講述,記者不禁感慨:輕裝爬山已不易,紅軍戰士當年還要冒著槍林彈雨沖鋒,可以說處處是險境,步步關生死。這是怎樣的一種英勇!

據當地老人回憶,洪超師長犧牲后,因戰事緊急,紅軍將士只好強忍心中的悲痛,請村民協助安葬,村民陳觀音接下了這個任務。采訪中,陳觀音的后人向我們描述了當時的情景:天已經快黑了,紅軍戰士抬著犧牲的師長往山下走,沿途每隔十幾米遠就有一盞點亮的馬燈。一路上很安靜,只有獵獵山風呼嘯悲鳴,很多人眼睛里憋著淚水,“當時擔心國民黨軍隊反撲掃蕩,并沒有修建墓碑,只是起了一座墳”。

墳塋不大,卻成了一座豐碑。紅軍走后,每到春節、清明這些祭祀祖先的日子,村里人都會自發來到洪超烈士墳塋前,點燃幾炷香,獻上沿途采摘的山花。不諳世事的孩子們圍著老人問:“這是誰家的先輩?為啥大家都來祭拜?”

每到這個時候,老人們便會講起當年的那場戰斗,講起犧牲的師長,對孩子們說:“他是咱的親人哩,當年他帶著隊伍為我們窮苦人打天下、謀幸福。如今,他埋葬在這里,就是我們全村人的先輩,我們世世代代都要為他燒香、上墳!”時間流逝,轉眼跨越四代人,經歷過當年往事的老人們多已辭世,但祭奠的鄉俗卻一直延續了下來。

放在心里,是最深刻的銘記;落到實處,是最深切的紀念。讓人欣慰的是,新田鎮人民政府籌資整修了洪超烈士的墓地。新落成的墓地占地200平方米,紀念碑上是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震題寫的碑銘——洪超烈士之墓。

順著村民的指引,記者買了一瓶當地的老酒,前往祭拜。站在墓地望向四周,當年炮火硝煙的戰場,如今一派郁郁蔥蔥。山腳下一幢幢樓房錯落有致,當年紅軍戰斗的地方,已是祥和的村莊。

深鞠一個躬,抬手敬一個軍禮,記者在心里默默告慰先烈:感謝您當年的流血犧牲,換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