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份來自雪域高原的畢業答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 卓 夏凌云 袁啟迪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6-18 07:14

海拔4000米,空氣稀薄,蒼穹似乎觸手可及。畢業前夕,西藏某演訓場,空軍工程大學信息與導航學院的15名優秀學員在雪域高原與部隊官兵同吃同住、同演同訓。與20多天前剛入藏時相比,這15名雪域高原的特殊“來客”那黝黑的臉龐、粗糙的手掌和15份申請書,訴說著他們畢業前成長的心路歷程。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15份來自雪域高原的畢業答卷

■陳 卓 夏凌云 袁啟迪

目光犀利,出手利落,抽出故障模塊,幾乎毫不猶豫地將組件替換完成,雷達報警指示消除。短短30秒,大四學員吳紅盛就將某型導航裝備的故障排除,贏得部隊官兵的一片掌聲……

海拔4000米,空氣稀薄,蒼穹似乎觸手可及。畢業前夕,西藏某演訓場,空軍工程大學信息與導航學院的15名優秀學員在雪域高原與部隊官兵同吃同住、同演同訓。與20多天前剛入藏時相比,這15名雪域高原的特殊“來客”那黝黑的臉龐、粗糙的手掌和15份申請書,訴說著他們畢業前成長的心路歷程。

入藏前的7天7夜,是不斷成長的黑夜與白天

聽說要去西藏駐訓,學員王志翔第一個報了名。

專業成績前40%、體能聯考全部達標……15個入藏指標吸引了300多名滿足條件的學員前來報名。醫院體檢、成績排序、綜合衡量……一路過關斬將,王志翔終于拿到了“入場券”。

與王志翔一樣,還有14名優秀學員獲得了這份珍貴的“畢業禮物”。進藏之前,他們集中前往廣州,與空軍通信某旅進行3天的訓練和裝車準備。

轉眼到了啟程的日子,帶隊隊長李景觀帶來了“壞消息”:發往西藏的軍列,行程要7天7夜,15個人只分到了8張臥鋪票。

李景觀原本想把難熬的硬座分配給擔任骨干的學員,不承想這“苦差”成了大家爭搶的位置。“大家一起經歷了4年風雨,為同學戰友吃點苦算不了什么。”王志翔說。

通往世界屋脊的行程有6000多公里,從穿越大半個中國的軍列下來,不少學員的腳腫得幾乎快塞不進作戰靴了,卻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

每一個站點下車檢查維護,是大家每天的“必修課”。學員們跟著士官班長巡查裝備,用雙腳丈量整列火車,每一根纜繩、每一顆鉚釘都要仔細察看。學員付豪數過,22節車廂來回穿梭得走近千米。

水天相連,一望無邊,列車駛過青海湖,溫度驟然進入冬天,指甲蓋大的雪花拼命從門縫往車廂里鉆,學員們相互簇擁在一起,大學4年,大家第一次如此緊密地擁抱。

穿越唐古拉山時,大家初次體會了高原反應的威力,嘴唇顯出缺氧的紫青色。但一聽到“全體注意,下車緊固裝備!”學員們的熱情就沸騰了。“一!二!三!”大家手提肩扛,合力舉起沉重的緊固器。

列車徐徐駛向雪山,天空越來越近,隨著一聲悠長的汽笛聲,學員們入藏了。

嚼口饅頭喘口氣,用雙手搭建起“最高”的陣地

還沒來得及看清營區的大門,駐訓學員便被拉進了場站宿營。

入藏第一夜是最難熬的,終于有了安穩的床,學員們卻怎么也睡不著:耳畔是呼嘯的風聲,頭頂是浩瀚的星河,高原反應襲來,突突的心跳聲撞擊著耳膜,咳嗽聲像會傳染一樣此起彼伏。

剛來的頭兩天,有時嚼口饅頭都要喘口氣。但來不及等到高原反應緩解,學員們就要在布滿堅石的戈壁灘上開辟陣地。大伙兒氣喘吁吁地扛著工具,鎬頭砸在光禿禿的地上,只迸出火花卻不見痕跡。

學員們心里都憋著一股勁兒:入藏駐訓,可不能讓駐地官兵瞧不起!盡管強烈的紫外線和干燥的空氣讓所有人都褪了幾層皮,清一色的“高原紅”爬上了學員的臉頰,但隊員們硬是用蓋滿水泡和老繭的雙手一點點將營區外那片荒蕪的戈壁打造成了設施齊全的“新家園”。

短短9天時間,從加固路面、搭建營房、架設圍欄到扛水泥、挖水溝,一條條電纜深埋在高原的土石中,聽著帳篷外五星紅旗獵獵作響,大家成就感“爆棚”。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迅速適應高原,學員姜棣榕從不吃辣,面對辣味十足的前送飯菜,隊長特許他每餐可離開駐訓地回營區吃,可他卻主動放棄了這項“特權”:“畢業去了部隊哪有那么多選擇?要么適應要么被淘汰。”即便被辣得直跳腳,他也堅持和大家在一起。

高原的惡劣環境不斷刷新著學員們的認知。一次學員吳紅盛和教員來磊去內場考察裝備,明明剛才還是大晴天,一場突如其來的沙塵暴瞬間將二人吞噬,靠著辨認不遠處雷達天線模糊的輪廓,他們一路摸索才躲進了雷達操作間。相互對視,兩人仿佛變成了“土人”。

盡管艱苦,學員們還是找到了自得其樂的竅門:在離藍天最近的地方投籃,在空氣稀薄的高原練健美,戈壁灘上有尋不盡的奇石,學員們自己調油漆“純手工”打造陣地文化墻……高原上的種種樂趣不斷地被大家開發出來。“把雪域高原當作自己的家,再艱苦的條件也就不算什么。”學員劉思凡在筆記本記下了這樣一句話。

無垠的高原還給學員李金虎帶來了靈感。他發現,在高原的特殊環境下,平常訓練時最皮實的裝備也常常“趴窩”“卡殼”,不是油機打不著就是數據鏈不通。面對設備結冰、油管炸裂等高原裝備的“常見病”,李金虎確定了自己的畢業設計方向——高原環境中短波通信作戰問題研究。

最美的畢業答卷,寫在離夢想最近的地方

“戰機航向改變,立即啟用B點進行通信補盲……”學員張潤澤神情嚴肅,有條不紊地啟動某型對空通信車。與場站官兵同住同訓近一周,這套操作流程他早已爛熟于心,幾十個開關旋鈕操作準確無誤。

在駐訓單位的裝備考核中,15名學員按照各自專業,分散到各個裝備臺站,請經驗豐富的駐地官兵當“主考官”,一對一考核。最后,大家都以全優的成績為駐訓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成績的取得源自平時的付出。每天訓練不管多晚結束,李景觀都要邀請駐地官兵給學員們開“反思會”。“天線架設時絞索為什么卡了殼”“微波接力的鏈接掉線問題在哪兒”……隨著實際操作中遇到的問題被逐個解答,學員們的心也漸漸走出象牙塔。

“我能給班長講清雷達的信號是怎么產生的,但班長們卻能告訴我屏幕上的噪點哪些是山哪些是營房。”學員司佳佳在“反思會”上說道。褪掉身上的“書生氣”,多來一點“硝煙味”,這是他給這次駐訓定下的小目標。

讓學員們敬服的,除了駐地官兵豐富的經驗,還有無私的奉獻精神。

入藏前,每次上光纖熔接實驗課,學員付志峰都心有余悸。教員曾反復告誡,比頭發絲還細的光纖如果扎進手里,根本找不出來,只能連肉一塊挖掉。在高原上,一次光纖突發故障,同行的部隊士官蔣偉來不及做防護就提著熔接機沖了上去,付志峰剛想提醒,蔣班長早已接好一根。“時間分秒必爭,平時不怕掉肉,打仗才不會丟命。”舉起滿是傷痕的雙手,蔣偉對付志峰說。

親手架設天線、親身鋪設地網、親力操作裝備,和比自己年長經驗豐富的老班長們同吃同住同訓練……學員們學到了很多。

每當看到自己負責保障通信導航的戰機在眼前起飛,在祖國的高原像雄鷹般翱翔,帶隊的教員余旺盛都會和學員們一起緊握拳頭,彼此遞上一個自豪的眼神。

站在自己親手搭建的國旗臺下,在離夢想最近的地方,15名學員莊嚴宣誓:“我自愿到基層去,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23天西藏“淬火”,15份“三到”申請,仰望蔚藍的天空,鏗鏘誓言寫入他們的畢業答卷。

在青藏高原上掄鎬頭,考驗的不僅僅是體力。幾天下來,學員們手上蓋滿水泡和老繭,強烈的紫外線和干燥的空氣讓所有人都褪了幾層皮。然而,站在自己親手搭建的高原陣地上,大家成就感“爆棚”。

23天西藏駐訓,15份申請書,學員們面對國旗莊嚴宣誓,將誓言寫入畢業答卷。黃學文、袁啟迪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