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中的深沉父愛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 洋 孫 卓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6-17 07:29

父親與母親對于愛的表達方式不同,但都浸潤著對子女的殷切厚望。人們常說,父愛如山,深沉而含蓄。在《淮南子·繆稱訓》中有言:“慈父之愛子,非為報也,不可內解于心。”這種愛意是不需要回報的,古往今來概莫如是。在革命戰爭年代,有很多家書成為寄托這種情愫的載體,字里行間的真情流露往往承載了厚重的舐犢之愛。時間追溯到1939年6月4日,旅居菲律賓的泉州籍華僑王雨亭在香港與兒子王唯真分別時,在兒子筆記本上寫下了一封家書,成為愛國華僑參加祖國抗戰歷史的見證。

真兒:

這是個大時代,你要踏上民族解放戰爭的最前線,我當然要助成你的志愿,決不能因為“舐犢之愛”而掩沒了我們的民族意識。別矣,真兒!但愿你虛心學習,勿忘我平時所教訓你的“有恒七分,達觀三分”,鍛煉你的體魄,充實你的學問,造就一個強健而又智慧的現代青年,來為新中國而努力奮斗!

中華民國廿八年六月四日寫于香港旅次

王雨亭

短短的幾句話,凝聚了一位父親對兒子的期許。全面抗戰爆發后,國難當前,王雨亭鼓勵兒子回國參加抗戰,“你要踏上民族解放戰爭的最前線,我當然要助成你的志愿”。實際上,王唯真能夠從香港啟程踏上去延安的征程,選擇為國效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從小受到父親愛國情懷的熏陶。王雨亭在菲律賓先后創辦過中華影片公司、《前驅日報》等,大力宣傳抗日救亡思想,還擔負了菲律賓華僑抗敵后援會的宣傳工作,參與介紹了眾多愛國華僑青年回國參加八路軍、新四軍,籌募款項和藥品支援抗戰,并于1938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此次分別,王唯真并沒有辜負父親的臨別囑咐。他于1939年8月到達西安,后進入安吳堡青訓班學習。1941年11月,他被組織安排到新華社從事翻譯和編輯工作。1949年北平解放,父子再次團聚。回想十年前“造就一個強健而又智慧的現代青年,來為新中國而努力奮斗”的重托,王雨亭頗有感觸,對兒子這樣說道:“唯真,當年你選擇奔赴延安的路走對了!”

父親王雨亭積極宣傳抗日主張,動員華僑回國抗戰。兒子王唯真幾經周折,踏上回國的革命征程。王唯真的女兒王楓回憶父輩共同抗日的烽火歲月時說道:“僑鄉的子孫前赴后繼地從海外回到國內,像潮水般涌向抗日戰場。這是民族精神和血脈的傳承,是生生不息的火種……”

家書雖短,但父愛深沉,情遠意重。王雨亭送兒赴前線的深明大義、對國家和民族的熱愛之情、對新中國的信心和希望,都凝聚在筆端,落在紙上。這封“王雨亭致子書”成為對那段歷史永不忘卻的紀念,蘊含著革命前輩對于國家和民族堅定的理想信念,值得我們悉心品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