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身不能再“傷心”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范新娜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6-18 10:50

傷身不能再“傷心”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心理治療師 范新娜

姜 晨繪

部隊演練駐訓、比武競賽等大項任務對官兵的軍事技能、身體素質都提出了更高要求。訓練強度加大的同時,訓練傷也不可避免,身體上的傷病可能會影響正常的訓練和生活,部分官兵因此對未來的發展擔憂,出現了心理壓力。這就需要引起重視,用科學方法解開官兵心結,減少非戰斗減員,保障演訓任務正常進行。

“當當當”輕輕的敲門聲后,咨詢室門外露出了半張黝黑的臉,只見他迷彩帽的帽檐壓得很低,小心翼翼地問道:“醫生,我能跟您聊聊嗎?”

“當然可以,有什么能幫到你的?”

他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氣,伸出右手給我看,手指上有多條傷疤。

“醫生,您可以叫我小楊,上午聽了您的心理課,感覺學到了很多知識,我覺得我這個情況應該來找您聊聊。”

“嗯,你怎么了呢?”

“我在訓練的時候受了傷,已經做過兩次手術了,雖然醫生說可以恢復,但我還是很擔心,做什么事兒都提不起勁兒來,也不能像以前一樣訓練工作了,覺得自己特別沒用。雖然領導、戰友、家人都在安慰我、幫助我,但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會覺得更傷心,自己的感受不能說出來,就好像胸口壓了塊大石頭,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傾訴的意愿很強烈,我耐心地聽他講受傷前后的故事,并不時鼓勵他繼續說出來。慢慢地,他內心壓抑已久的負面情緒在傾訴中得以宣泄。

小楊的情況是因身體問題而引發的心理問題,有現實的刺激因素,也有其自身原因。他的心理反應一部分源于對疾病的認識不清,另一部分源于自我認知出現偏差,感覺自己無助、無用,認為“手傷了就什么也做不了”。根據小楊的實際情況,我把咨詢過程分為三個階段來幫助他重建自信。

第一階段積極關注。在咨詢初期,我先是肯定了小楊主動咨詢的行為,并以接納、共情、積極關注的態度和他交流,了解他的傷情,探討有效的治療方式,建立了較好的咨訪關系。

第二階段認知調整。在第二階段的咨詢過程中,我主要是使小楊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錯誤的,重新關注到自己好的方面,從而轉變其消極情緒。比如在交談中挖掘小楊有潛力的方面,引導他認識到還能做很多有意義的事,并對這些行為和情緒給予強化鼓勵。此外,我還讓小楊知道,每個人在遇到困難挫折時都有一個心理適應過程,這是普遍存在的,而我們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接納這樣的情緒。在交談過程中,我們談到了受傷以來小楊每一天的變化,在聊到做得好的事情時,小楊的焦慮情緒明顯減輕。在此基礎上,我進一步和小楊探討,引導他客觀正視自我、評價自我,并制定合理的奮斗目標,循序漸進地去實現目標。這樣既有助于調動積極性主動性,充分挖掘自身潛力,又有實現預期目標的可能性。

第三階段行為調整。在這一階段,小楊的情緒已經穩定,我主要教了他一些具體的調節方法。先是放松訓練,如呼吸放松、漸進式肌肉放松等方法。呼吸放松:先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幾秒鐘,然后從口腔中緩慢呼出來。漸進式放松:坐下或躺下,按照軀體從上到下的順序,漸次對各部位肌肉先收縮,再完全松弛。接著告訴小楊心理上要保持樂觀。在擔心自己無法做好時,想想自己被領導、戰友夸贊的場景,反復告訴自己“沒問題”“我能行”,這種積極的暗示作用不可小覷。注意力轉移也是調節的重要方法,當情緒不好時,可以暫時轉移注意力,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從而暫時舒緩情緒。當然也要學會適度宣泄,可以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放聲大吼或尖叫。

三個階段的咨詢結束后,小楊慢慢有了變化,在演練中奮勇爭先鋒,臉上也重新出現了笑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