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在秦嶺深處的5朵金花

來源:聯勤集結號微信公眾號作者:王超 王韻婕 張連濤 王均波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6-17 16:57

秦嶺蒼蒼,流水泱泱。鄭州聯勤保障中心某倉庫女子保管班就生活在這亞武山下、文峪河畔。她們扎根大山,奉獻大山,在堅守和無悔中描繪出青春最炫的色彩,被官兵們親切地稱為“最美守山人”。

三個女生一臺戲

五個女兵一個班

女兵,彈藥,似乎是兩個不相干的詞語,但卻讓五個懷揣從軍夢的女孩走到了一起。

起初,對于成立女子保管班不少人是質疑的,在印象中,女兵大多從事通信、衛生專業,對于彈藥保管這個崗位,女兵合適嗎?

作為班長的張納卻不信這個邪,難道戰場上還有男女之分嗎?她當著保管隊全體官兵的面,擲地有聲地立下軍令狀,保證3個月順利上崗。

說干就干,張納帶著另外幾個女兵,一頭扎在庫房里,早出晚歸,披星戴月。

在恒溫的庫房里,不僅僅是付出汗水,更多的是枯燥無味,但同時她們也從中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樂趣。

“黃磷彈的特點是什么?”

“比你還怕熱,40攝氏度就自燃!”

“燃燒彈的色帶是什么顏色?”

“跟你一樣,白里透——紅!”

用這樣的“你問我答”,女兵們相互提問,背記和干活兩不誤。

為確保安全,患上“強迫癥”的女兵賈鑫蕾每次關閉庫房大門,都要反復拉上門鎖五六次,直到確認鎖好為止。

3個月后的紅旗庫房考評,女兵們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女子保管班總評成績第一。

女孩心思你別猜

女兵志向比天高

女兵王迪剛到保管隊的時候,家里人就曾問她從事什么工作,她用“守大山”三個字搪塞過去。這三個字也只有融進去,才體會到其中的不易。

從宿舍到庫房的路不長,但在女兵王明玉眼里,每日都是不一樣的風景,即使任務再重,面對滿山的春意,也能沉下心去。

對于女兵孫麗來說,夏天的蟲才是最難受的。清理庫房外衛生時,常常會落下不知名的青蟲,稍有不慎,被蟄一下會痛上許久。“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也成為她的口頭禪。

女兵們最喜歡秋天的果,杏子、柿子綴滿枝頭,摘上一個,用手擦一擦,輕輕地咬上一口,甜到心里。

庫房生活雖充滿詩情畫意,但誰又知女兵背后的故事。去年保障任務加重,女兵王明玉在庫房一待就是大半天,每次從庫房出來,渾身都冒著冷氣。

“守大山就是守江山,守庫門就是守國門”,不正是女兵們的真實寫照?

誰說女子不如男

女兵個個逞英豪

5個女兵個個優秀,女子保管班也年年都是倉庫的先進班級。理論考核,男兵的標準是70分合格,而女兵的標準則是90分。

庫房里的彈藥情況,女兵們都是“一口清”、“一摸準”,為啥女兵行?憑的是不厭其煩的記憶練習,憑的是把一項工作干到極致的勁頭。

為何這樣拼?一名曾到倉庫檢查的領導,想探尋究竟。女兵王明玉道出了答案,“作為保管班的一員,只有爭光添彩的義務,而沒有減分抹黑的權利。”

女兵們說到做到,訓練場上爭第一,訓練場外也不示弱。保管班的女兵都是大學生,不少男兵調侃道,明明可以靠顏值,卻偏偏靠實力。

班長張納一直是倉庫“秦嶺之聲”軍營廣播站的播音員,去年還參加了“文藝小分隊”的巡演活動,為各庫區先后演出六場;女兵賈鑫蕾是倉庫新聞的宣傳員,新聞采寫不在話下……

五個女兵,就像五枝美麗的花朵。她們與大山融為一體,也為大山增添了幾分別樣的色彩。今年年底,有4名女兵將面臨復員,大家考慮最多的不是個人進退走留,而是如何把自己掌握的技能毫無保留地傳下去。女兵王迪的一句話,道出了大家共同的心聲:倉庫是我們永遠的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