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衛生隊的“銀針先生”,幾針下去,小病包好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姜若辰責任編輯:王俊
2019-06-17 21:21

銀針先生

■姜若辰

營區里,一名下士正拉扯著一名新兵執拗地向衛生隊走去。

“班、班長,要不我還是去外面的醫院看看吧,我一想到要拿大頭針在我腦袋上扎,我就頭皮發麻……”被拉著的新兵耿小白有些膽怯地跟下士班長李浩嘟囔著。

“什么‘大頭針’,那叫針灸!”李浩回過頭來,“聽我的沒錯,今天王大偉班長準能治好你這失眠的毛病。”

一個星期前,李浩發現自己班里的新兵耿小白,白天操課的時候常打瞌睡,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一問才知道耿小白最近總失眠。看著耿小白日見深黑的眼圈、蠟黃的臉色,李浩趕緊拉著他去衛生隊看看。

“那個王大偉班長靠譜嗎?”耿小白將信將疑。

李浩露出自信的微笑:“王大偉班長可是咱們支隊的‘神醫’,他通過了‘中醫執業醫師考試’,還榮獲了‘武警部隊優秀士官人才獎’!咱們支隊好多官兵鬧個小病,人家幾針下去,包管治好。人送外號——‘銀針先生’!”

“‘銀針先生’,我還‘金花婆婆’呢!整得跟《倚天屠龍記》似的。”耿小白心里嘀咕。

門診室的門打開了,李浩把耿小白拉進來,一把按在椅子上,又沖著桌子對面穿著白大褂的人點了點頭道:“王班長,給你帶來個‘病號’。”

耿小白抬頭打量了一下坐在對面的王大偉:濃眉大眼,面容清瘦,臉上掛著笑意,眸子里透著友善的光。耿小白雖然年紀不大,但也聽過一個說法,“老中醫,老中醫”,中醫這個行當是越老越吃香。可眼前的王大偉斯斯文文的不像個中醫大夫,倒更像一位年輕的教書先生。想到這,他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看著耿小白糾結的樣子,王大偉微微一笑,問道:“喲,頂著這么大的黑眼圈,最近是不是失眠啦?”耿小白怯生生地點點頭:“是啊班長,每天一到半夜一點準醒……”

王大偉給耿小白號了號脈、看了看舌苔,“小耿,你舌質紅、苔薄、脈細弦,這在中醫里叫‘丑時失眠’,沒什么大礙,我給你扎幾針就好啦。”說完,他拉開抽屜,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包長短不一、型號各異的針,用酒精棉擦拭起來。

耿小白望著閃著寒芒的針尖,額頭上止不住地冒冷汗,連忙哆哆嗦嗦地推辭道:“班、班長,您要是在我腦袋上扎針,我可不敢。”

聽到這話,王大偉和李浩對視一眼,忍不住笑起來。王大偉拍拍耿小白的肩膀,笑呵呵地安慰道:“誰說要扎你的頭了?別害怕,把鞋襪脫了,我要扎你雙腳的太沖穴。”

行完針,王大偉又囑咐耿小白:“所謂‘病由心生’,平時千萬不要悶悶不樂導致肝火過旺,要保持心情舒暢,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多跟班長和戰友們傾訴一下。”當天晚上耿小白一覺竟睡到了第二天早晨起床號響。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耿小白徹底告別了失眠。現在,他對王班長的醫術那是心服口服,還編了句順口溜:“‘銀針先生’好本領,針到病除顯威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