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雜志署名文章:認清本質 洞明大勢 斗爭到底

來源:新華社作者:青原責任編輯:王俊
2019-06-16 22:49

《求是》雜志署名文章:認清本質 洞明大勢 斗爭到底

——中美經貿摩擦需要澄清的若干問題

青原

一年多來,美國政府單方面挑起并不斷升級中美經貿摩擦,給兩國經貿關系和世界經濟發展帶來不利影響。圍繞這場罕見經貿爭端的是是非非,海內外已發表了大量言論,事由更加清楚、真相更加明了。中美經貿摩擦涉及的問題很多,需要進一步澄清的問題還有不少,中國人是信服道理的,中國人不怕講道理,真理愈辨愈明。

一、中美經貿關系是“零和博弈”嗎?

美國一些人挑起對華經貿摩擦,最直接的一條理由,就是認為美國在中美經貿關系中“吃了虧”,中國從中美經貿關系中獲得了巨大利益,中國的發展威脅了美國的經濟安全甚至整個國家安全。這種充滿冷戰偏見的觀點,反映了霸權主義的“零和博弈”思維。中美經貿關系究竟是“零和博弈”還是互利共贏?這個問題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有非常明確的答案。

在國際經濟合作中,正常的貿易關系是建立在等價交換基礎上的互惠互利關系,而不是你多我少、你輸我贏的“零和博弈”。國際貿易有利于推動資源在世界范圍內優化配置,促進各國經濟共同發展,推動人類社會共同進步,國際貿易的歷史早已證明這樣的實踐是有效的,實踐經驗也早已成為國際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中美經貿合作的事實也作了同樣的驗證。中美建交以來,在雙邊貿易方面,1979年至2018年,雙邊貨物貿易額從不足25億美元增長到6335億美元,增長了252倍;在雙向投資領域,過去40年,中美雙向投資由幾乎為零到累計近1600億美元,中美互為對方重要投資伙伴,投資的雙向性和互惠性進一步顯現。中美經貿關系發展的歷程證明,中美通過優勢互補、互通有無,有力促進了各自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構優化升級,雙方經貿往來是惠澤彼此的關系,而非中國讓美國“吃虧”的過程。

更進一步看,國際貿易在整體上會增進參與國利益,但這種利益在參與國之間的分配可能是不均等的。國際價值理論證明,在國際市場上,商品價值取決于國際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由于商品按照國際價值進行交換,勞動生產率更高的一方在交換中更具優勢,會分得更多利益。國家之間可以不斷進行交換,甚至反復進行規模越來越大的交換,然而雙方的贏利未必因此相等。毫無疑問,美國企業的勞動生產率更高,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更高,在國際交換中是獲利更多的一方。在外貿領域,曾有個說法,中國需要出口上億件襯衫才能換回一架美國波音飛機。這樣的例證雖令人震動,但也是貿易規律的反映。長期以來,美國在貨幣、技術、市場乃至行業標準等方面擁有壟斷權力,因而在國際貿易中獲取超過正常利潤水平的壟斷利潤,美國企業和家庭也充分享受了來自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物美價廉的豐富產品,得到了巨大的好處。當然,中國也從中美經貿中獲得了利益,但這都是中國人民以勤勞苦干獲得的,根本不是因為占了美國的便宜。同時還要看到,中國處于生產價值鏈的中低端,美國處于價值鏈的中高端,中國在經貿交易中是付出了更加巨大代價的。

為什么美國一些人不顧事實,固執地認為美國在中美經貿關系中“吃了虧”呢?要害就在于霸權主義的“零和博弈”思維作祟。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憑借其超強實力取代西歐老牌帝國主義列強,成為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中心。冷戰結束后,美國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唯一超級大國,霸權主義的思維深入到了美國一些人的骨髓中。他們以霸權主義的思維來考量,中國在任何方面獲益都會被看成使美國“吃了虧”,中國在任何領域接近甚至超過美國都會被當作對美國的“威脅”。在他們的心目中,只有將中國長期鎖定在依附地位,壓制于產業鏈中低端,而美國則永居壟斷地位,永保霸主權威,永享壟斷利潤,才算得到了“公平”和“安全”;一旦認為中國與美國之間有可能形成平等競爭的關系,即便這種關系是互利互惠的,也不符合其霸權主義的目標,一定要加以遏制和打壓。

有如此荒謬的“零和博弈”思維,怎么可能塑造正常的中美經貿關系?

二、美方所強調的“公平貿易”真的公平嗎?

美國一些人指責中國采取不公平、不對等的貿易政策,導致美國出現對華貿易逆差。他們試圖以“公平貿易”為理由,在國際輿論上占據道義制高點。然而,究竟什么是“公平貿易”?

公平是一個歷史的范疇。在國際貿易中,由于不同國家的發展階段、具體條件以及利益訴求不同,為了讓貿易順利進行,國際上形成了通過平等協商建立貿易規則的規范。也就是說,公平與否不是某一國說了算,規則如何改也不應取決于某一國的利益,而應通過各國平等協商來決定。實現公平貿易,必須秉持協商一致、互利互惠的原則,尊重國際貿易中的契約精神和國際規則,摒棄任何唯我獨尊、唯我獨大、唯我獨占的錯誤想法。

美國一些人強調的“公平貿易”不是基于國際規則,而是以“美國優先”為前提,以維護美國自身利益為目標,其核心是所謂“對等”開放,即各國在每個具體產品的關稅水平和每個具體行業的市場準入上都與美國完全一致,尋求絕對對等。這種絕對對等表面上似乎公平,但由于它無視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權,事實上是極不公平的。

美國某些人強調的所謂“對等”開放,不過是一種說辭而已。縱觀美國建國以來的歷史,在開放問題上,美國一些人從來都實行雙重標準:在需要國家支持以進行資本積累時,就大行保護主義和國家干預之道;在擁有明顯競爭優勢時,則要求他國無條件開放市場,強行推進自由貿易以從中漁利;當其競爭優勢因后發國家的追趕慢慢削弱時,又重新祭起貿易保護主義大旗。一方面,在世界市場上利用自由貿易發揮本國壟斷資本對后發國家的優勢,竭力維護本國資本在市場、技術等方面的壟斷地位;另一方面,利用國家力量,采取各種保護主義和霸權主義措施,竭力打壓、遏制他國有實力的資本——不論是國有資本還是私人資本。這種經濟霸權邏輯以意識形態“正統”自居,把競爭對手的優勢解讀為意識形態“異端”。德國歷史學派的代表李斯特用“抽梯子”的說法,對這種伎倆進行了絕妙諷喻:一個人當他已攀上了高峰以后,就會把他逐步攀高時所使用的那個梯子一腳踢開,免得別人跟著他上來。這就是美國一些人所謂的“公平貿易”雙重標準的實質。

長期以來,在國際貿易領域存在著嚴重的不公平現象,這種不公平主要體現在美國等發達國家利用自己的科技優勢和壟斷性權力,在國際貿易中從發展中國家低價獲取資源、勞動力和產品,高價賣出其高技術產品和服務。這種不公平的貿易格局為美國帶來巨大利益的同時,也讓發展中國家蒙受了重大損失。事實上,美國在國際貿易中利用這樣的優勢占盡各國的便宜,但美國一些人卻喋喋不休地抱怨貿易不公平,這到底奉行的是“強權”還是“公理”?

回顧歷史,美國一些人曾多次給競爭者扣上“不公平”的帽子。當歐盟實力上升時,歐盟被看作“不公平競爭者”;當日本有超越之勢時,日本被看作“不公平競爭者”;現在,中國又成了美國一些人眼中的“不公平競爭者”。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美國一些人主張的“公平”與“不公平”完全是站在一己私利的立場設定的,具有強烈的單邊主義和利己主義色彩。“不公平貿易”已成為美國一些人推行霸權主義的萬能工具,什么時候需要就什么時候拿出來,哪個國家強大了就扣在哪個國家頭上。

世界貿易組織的各項規則是經各經濟體協商同意、普遍認可的,如果成員國之間發生貿易爭端,應在世貿組織框架內解決,這是維護國際經貿關系公平的基本原則。美國作為世貿組織的創始國之一,理應遵守這一基本原則。然而,美國一些人并沒有這樣做,相反卻繞開世貿組織大搞貿易霸凌主義,不斷利用自己的優勢地位挑起經貿摩擦。如此作為,當然絕不可能帶來公平貿易。如果他們真有解決經貿問題的誠意,就該好好反思自己強調的“公平貿易”是否真的公平,走出自設的“公平貿易”籬笆,在與各國平等協商中尋找解決經貿問題的切實辦法。

三、奉行單邊主義走得通嗎?

美國一些人在“美國優先”旗號下,奉行單邊主義政策,一方面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野蠻地運用單邊手段打壓他國,四面出擊制造經貿摩擦;另一方面,藐視多邊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退出伊朗核協議、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人權理事會等,公開反對全球主義理念。“美國優先”的口號與單邊主義的行為方式,儼然成為一套“內在自洽的邏輯”。

從表面上看,推行單邊主義是要“去全球化”“反全球化”,搞孤立主義。然而,這只是其中的一面。還有更重要的一面,即美國一些人推行單邊主義,是因為平等合作的多邊主義束縛了他們的手腳,不符合其“美國優先”戰略,不利于其鞏固霸權地位。因此,他們急于通過侵略性單邊主義,在國際競爭中以自身強大的實力優勢碾壓對手、各個擊破,以期建立更加符合“美國優先”的全球秩序,維護其全球霸主地位,并堵住后來者前進的道路,阻止趕超者居上的步伐。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有一句“名言”吐露了心聲:“如果今天讓我重新打造(聯合國)安理會,我會只設一個常任理事國,因為這樣才能真實反映全球的力量分布。”稱霸世界的霸權主義面目昭然若揭。

當今世界,科技革命和生產力的發展推動國際分工日益深化,社會化大生產比以往任何時代都更加廣泛和深入,經濟全球化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大趨勢,由此加速了貿易、投資以及生產要素流動的全球化,世界經濟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賴、相互制約、相互競爭的開放型格局。沒有哪個國家能夠以拒絕競爭的方式維持壟斷地位,壟斷絕不能完全地、長久地排除世界市場上的競爭。這是客觀的經濟規律,誰也違背不得。

隨著各國之間相互依賴的加深,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國際力量對比發生了深刻變化,世界多極化和國際關系民主化成為不可逆轉的時代大潮流。壟斷國際事務的想法已落后于時代,壟斷國際事務的行動也注定不能成功。世界上的事情只能由各國商量著辦。任何國家打著“優先”的旗號,堂而皇之地破壞國際規則,明火執仗地打壓他國,注定要身敗名裂。

奉行單邊主義、霸權主義絕沒有出路,這是國際社會的基本共識,很多美國人也非常清楚。早在本世紀初,一位著名的美國國際政治學者就曾預言:“某一天,美國看上去不可戰勝,第二天,則盛世不再”,“其他力量的崛起、美國的式微,以及美國單邊主義式的國際主義,將共同使美國的單極時刻成為曇花一現”。經濟全球化大潮下,只有堅持開放合作,才能獲得更多發展機遇和更大發展空間。

四、搞科技霸權主義能得逞嗎?

科學技術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是人類社會的共同財富。但是,在美國一些人眼里,科技卻成了自己獨占獨享的壟斷性權利。為了維護其經濟和科技領域的霸權地位,美國政府長期以來對我國實施高技術出口管制政策,在此次經貿摩擦中,更是肆無忌憚濫用國家力量,以國家安全為由對中國企業進行技術封鎖,對中國高科技企業進行圍堵遏制,竭力打壓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擠壓中國高科技產品的市場。這種倒行逆施的科技霸權主義行徑,絕不可能得逞。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科技實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和國際競爭力,決定著世界政治經濟力量對比的變化,也決定著各國各民族的前途命運。正因為科技發展具有如此重要的作用,所以美國一些人的霸權思維、壟斷做法和雙重標準在這個領域展現得淋漓盡致。地緣政治專家亞當·加里在一篇文章中刻畫了美國某些人的心態:在這種零和思維的驅使下,中國創新太少時受到指責,中國創新太多時同樣受到指責,還要遭受保護主義關稅,這說明了美國的虛偽,它暴露了一種狹隘、自私的心態,看不到雙贏模式下的共同成功的現象。美國一些人的目的,無非是想把中國永久性地排除在科技創新的前列之外,永遠接受美國壟斷資本的盤剝。

然而,這只是霸權主義者的一廂情愿。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世界各國科技活動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依賴空前加深,科學技術的進步在越來越大的程度上成為世界各國共同參與的結果。特別是在信息網絡技術迅速發展的推動下,科學技術的交流與傳播在范圍、速度和規模等方面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科技創新的全球化進程空前提速,科學技術的全球擴散滲透日益加強,各個國家在科技領域的交流互鑒日益頻繁,跨國聯合研究成為常態,科技創新成果的全球性應用是大勢所趨。

推動科技創新與進步是每個國家的正當追求,加強科技合作與交流是推動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重要動力。為了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好地造福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大力推動科技創新,促進科技進步,加強科技合作,反對科技霸權,這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權利。

經過長期不懈努力,中國的科技發展已經取得巨大成就,引起國際社會普遍重視。這些科技成就,既不是“偷來的”,也不是通過“強制轉讓技術”得來的,而是千千萬萬科技工作者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結果,是中國以互利共贏為基礎開展國際技術合作的結果。中國生機勃勃的科技創新事業和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證明,美國用卑劣手段打壓圍堵所謂的“競爭對手”,并不能保證其科技領先地位。

五、極限施壓對中國管用嗎?

用極限施壓的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是美國一些人在國際談判中的伎倆,美其名曰“交易的藝術”。其主要特征是以多面進攻、漫天要價為手段,同時在跨領域的多議題上與對手博弈,然后回轉妥協,暗度陳倉,從而在核心利益上達成目標,靠強權維系霸權,靠霸凌訛詐擊垮對手。美國一些人覺得極限施壓威力無比,對中國也篤定“奏效”。

極限施壓真的靈驗嗎?美國政府在與一些弱小國家打交道中,肆意揮舞制裁“大棒”,依靠強大實力和極限施壓手段,將自己的利益訴求強加于他國。一些國家,或者因為綜合實力較弱,或者因為長期的依附關系,迫于美國強大的經濟政治壓力,在談判中不得不按照美方要求作妥協退讓,息事寧人,遂其心愿。這種情況多了,難免讓美國一些人形成一種思維定式,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都會害怕極限施壓策略,必定會在其強大的高壓下屈服。

可惜,美國一些人判錯了形勢、找錯了對象、打錯了算盤。合作是有原則的,磋商是要平等、互利、誠信的,在重大原則上中國決不讓步。中國是日益強起來的大國,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美國一些人試圖以極限施壓的霸蠻辦法來強壓中國就范,注定徒勞無功。孤立中國的企圖都會反過來孤立自己,針對中國的極限施壓,必然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反感和強力反對。美國歷史上曾數次檢討過誰應為“失去中國”擔負責任。試問今日之美國某些人,你們擔負得起這樣的歷史責任嗎?

相互尊重、平等互利是現代國際關系的基本準則。但美國一些人采取的極限施壓策略,卻嚴重違背了這一基本準則,給世界貿易規則和國際秩序帶來極大的破壞。歷史經驗表明,試圖通過極限施壓手段達成協議,只會破壞雙方互信合作關系,錯失合作的歷史機遇。美國一些人對華采取極限施壓,不但無益于問題的解決,還將進一步損害各方利益。

極限施壓看似咄咄逼人,實則色厲內荏。美國所奉行的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和貿易霸凌主義,對其在國際和國內形成的不利影響越來越大,逐漸成為分化美國政治勢力的重要力量。極限施壓只會讓世界各國更加看清美國霸權主義的本質,使美國在國際社會中愈加孤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